寺庙在商业浪潮中迷失 一手好牌打个稀烂

2022年07月31日 • 国内新闻 • 阅读 2

2003年,宝鸡市政府出资3000万元,组建宝鸡市法门旅游开发建设有限公司,邀请台湾设计师李祖原设计了佛光大道和合十舍利塔,总预算约6亿元。

寺庙在商业浪潮中迷失 一手好牌打个稀烂

近日,国内5A景区法门寺的运营主体陕西法门寺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法门寺文化发展”),因多笔融资租赁产品发生逾期。有数据统计,其流动和非流动负债合计超过40亿元,而账上货币资金已不足1亿元。


寺庙在商业浪潮中迷失 一手好牌打个稀烂 奇闻异事 第1张

据钛媒体App了解,从2021年6月开始,法门寺文化发展就因租金偿还违约,陷入多起诉讼,目前法院已将其列入失信公司名单。

寺庙本是佛门清净之地,为何法门寺会沦为债务逾期者?背后又给我们带来哪些商业思考?

「一手好牌打个稀烂」

法门寺位于陕西省扶风县城北10公里处的法门镇,因舍利而置塔,因塔而建寺,原名阿育王寺。

1981年8月,塔身在一场暴风雨之中坍塌。宝塔倒塌后,陕西政府着手重建准备工作,直到1987年,考古人员正式对法门寺展开抢救性发掘。

这次清理,施工人员发现了封闭的地宫,地宫内除了珍藏上千件唐代珍宝外,还意外发现了佛指舍利(释迦牟尼的一根中指骨),震惊了中外的佛教界。

这样一件独一无二的宝物,不仅吸引了中外信徒、学者、游客的到来,也让地方政府动了发展经济的心思。

2003年,宝鸡市政府出资3000万元,组建宝鸡市法门旅游开发建设有限公司,邀请台湾设计师李祖原设计了佛光大道和合十舍利塔,总预算约6亿元。

但项目一开始,法门寺方就表现出不配合的态度,原因是佛祖舍利虽然出土并属于法门寺,但一直保存在中国人民银行陕西省分行的金库和陕西省历史博物馆中,寺方一直想将舍利迎回寺庙供奉,假若另修灵塔供奉舍利,他们这一愿望就更加渺茫了。

2005年5月15日,合十舍利塔奠基仪式举行,法门寺一方无一人代表出席,寺方与景区方的矛盾升级。

另外,由于该项目投入资金巨大,经过项目方计算,在不计利息的情况下,12亿投资需要13年才能收回,靠单纯的招商引资手段已无法获利,捐赠布施(香火钱)遂成为了项目方眼中的救命稻草。

然而,寺方握有香火钱捐赠的权利,其不配合的态度,使得景区项目建成之后,一直无法妥善经营。

这个时候,西安曲江新区发展有限公司(下称“曲江新区”)站出来,接下了这个烂摊子。

据钛媒体App了解,曲江新区声名鹊起,是源于打造了大雁塔、大唐芙蓉园、大唐慈恩寺遗址公园等景区,靠着旅游产品带来人气、商气,带动周边地价,再卖出土地实现商业循环。依靠骄人战绩,曲江新区一跃成为西安城新贵,其「曲江模式」也受到业界推崇。

2006年10月1日,陕西法门寺文化景区建设有限公司成立,曲江新区运营团队进驻,全面负责法门寺文化景区建设。

过往的成功运营经验,让曲江新区踌躇满志,法门寺景区规划面积也由一开始的5平方公里,一跃上升至12.5平方公里,其投入资金也水涨船高,待景区建成之时,投资规模达到了32亿元之巨。

在景区开业前不久,曲江新区与寺庙一方的矛盾再次升级。

2009年3月20日,因法门寺景区在寺院门口砌墙,惹怒了僧人,便手持木棍,一拥而上将4米高的围墙推倒。随后,寺方在官网上贴出一纸公告,指责法门寺景区擅设围墙,卖高价门票,严重伤害了所有佛教徒的宗教感情。

当时的门票涨得有多离谱?原来法门寺景区门票是28元,猛涨至120元,几乎翻了十倍,不止是僧人愤怒,游客也是怨声连连。

随着事件持续发酵,法门寺景区不得不做出让步,保留法门寺门口车行通道。

另外,曲江新区还盯上了古寺内的功德箱,想要一并收缴,由于僧人极力反对才作罢。

事实上,寺方与景区方的矛盾,不仅仅是「挡路」、「抢功德箱」这么简单。有媒体计算过,景区开发之前,寺庙的香火钱高达近2000万,但景区建成运营以后,该项收入仅剩下300万左右。

2009年5月9日,法门寺景区建成开园,然而这一次,「曲江模式」在法门寺失灵了。法门寺地处偏僻,周边配套稀缺,无人在此置业,自然也无法带动周边地价。

曲江新区面临严峻的生存难题,开始想法设法捞金。

据钛媒体App了解,就在开园的当天,陕西法门寺慈善基金会宣告成立,这个基金会的核心职能,便是劝募。法门寺景区的每一尊罗汉、菩萨或者佛的身前,都摆放着硕大的功德箱。几十元、几百元、上千元……功德箱的香火钱,持续不断地流入曲江新区口袋之中。

为了保证营收,基金会还给景区功德箱的捐款制定了KPI,即一年800万元。

除了香火钱,景区里的每一个菩萨、佛像都可以「供养」,价格从一千万到五千万不等。

2011年,雅居乐地产集团主席陈卓林大笔一挥,向基金会捐赠了1100万元,这一事迹被写入法门寺慈善基金会「2022年年终总结」,大肆宣传了一番。

另外,景区的树木也被拿来供养,名义是「为众生搭建的广种福田」,金额为每年4800元。

劝募伎俩也是五花八门,有游客碰到免费抄经,等抄完经之后,有和尚打扮的人会上前来给游客算命,当然这是要收费的。据了解,这些算命先生,也都是景区雇的「假和尚」,从中抽成赚取钱财。还有游客在参观舍利塔过程中,有「僧人」给其念咒净身,并游说进行供灯,收费金额达数万元。

这些肆无忌惮的劝募行径,导致游客怨声载道,开业两年期间,该景区的旅游投诉次数占全市95%,一时之间法门寺名声一落千丈。

更令人唏嘘的是,法门寺的僧人不堪与法门寺景区捆绑所带来的污名,陆续离开寺庙,原本260多位的僧人,只剩下几十位,而涨至上百元的景区门票,不仅挡住了居士的脚步,也阻挡了曲江新区的生财之道。

据曲江文投2011年一期短期融资券募集说明书显示,其投资控股的法门寺集团截至2010年9月末,公司资产总额为34.2亿元,负债总额为23.2亿元,2010年1月~9月,利润总额为-473万元,未实现盈利。

更何况,预计45亿元的二期建设工程也要开工建设,在一期项目尚未盈利的情况下,45亿资金的筹集难上加难。

种种困境之下,曲江新区无奈退出,由宝鸡市政府在2013年6月接盘运营,几十亿元的债务,也转交到了宝鸡政府名下,也就是现在的陕西法门寺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为了挽回名誉,法门寺景区搭上了「丝绸之路经济带」的政策便车,在2014年获得国家5A级旅游景区称号。然而,即便是费劲了心思,法门寺景区也难以做大,只能沦为普通景点,近年来收益情况一直未见好转。

法门寺经营堪忧,负债累累无力偿还

目前,关于法门寺文化发展的运营数据披露,主要出自《陕西法门寺文化发展有限公司2018年度第一期中期票据跟踪评级报告》(以下简称《评级报告》),从中可以一窥其经营状况。

报告显示,法门寺文化发展主要从事法门寺景区的开发建设和运营管理,并通过门票销售、提供景区内乘车等旅游服务以及商品销售、墓园销售获取收入。

2019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为1.17亿元,同比下降9.86%,上述旅游业务收入为1.03亿元,营收占比达88.13%。

从核心业务收入结构来看,该公司最主要的收入来源为景区门票销售业务,2019年占核心业务收入的比重近80%,为0.82亿元,同比减少5.91%,主要受客流量下降及旺季门票降价等因素综合影响所致,且在此影响下,业务毛利率同比下降3.47个百分点至27.27%。

此外,2019年景区内乘车业务收入为0.12亿元,同比下降19.40%,占核心业务收入的比重微降至11.19%;导游服务、餐饮住宿、劳务服务、业务出租及停车场管理等其他旅游服务业务占比相对较小,2019年主要因劳务服务同比下降约70%至0.03亿元,导致其他旅游服务收入占核心业务收入的比重降至9.46%。

值得注意的是,商品销售、墓园销售对公司营收规模形成一定补充。2019年,公司分别实现上述两项销售收入0.05亿元和0.06亿元,合计约占总营收的9%。其中,2019年墓园的墓位售出175个,价位约在1.5万元~7.2万元之间。

作为陕西省重要的旅游景区,法门寺文化发展能够得到当地政府的财政支持,2019年公司收到政府补贴0.16亿元,同时还可以享受一系列税收优惠政策。种种政策扶持下,2019年公司的净利润仅为73.19万元,盈利能力堪忧。

2020年逐渐肆虐的疫情,更是给法门寺景区的运营带来极大影响。

2020年第一季度,景区基本处于闭园状态,游客接待量仅2.74万人,营收同比下滑88.73%至0.03亿元,其中景区门票销售收入降至0.02亿元,经营受到极大冲击;

2020年全年,法门寺文化发展实现营收4433.45万元,同比下降62.08%,亏损5908万元;

2021年,公司全年营收收入为0.48亿元,亏损4707万元;

2022年受西安、宝鸡疫情影响,公司上半年营收仅为500多万元;

……

《评级报告》显示,公司因前期建设法门寺景区积累了大量债务,加之运营后提升改造等项目的推进及股东借款利息的计提,负债总额维持在较大规模,2019年末和2020年3月末分别为40.22亿元和41.05亿元。同期末,资产负债率分别为72.64%和73.22%,处于高位负债经营状态。

同时,为缓解债务压力,法门寺文化发展曾发起多笔景区资产融资租赁。中登网显示,从2017年至2020年,法门寺文化发展陆续将景区步道、停车场、安防系统、夜景照明系统等租赁出去,多达7笔融资租赁登记,涉及登记资产评估价值超过7亿元。

截至2020年三季度末,法门寺文化发展总资产为55.15亿元,总负债40.28亿元,净资产14.87亿元,资产负债率达73.03%。

从2021年6月开始,因出现租金偿还违约,法门寺文化发展先后被洛银金融租赁股份有限公司、远东国际融资租赁有限公司、长江联合金融租赁有限公司提起诉讼,并被查封了大量银行账户、股权等财产。

另外,法门寺文化还拖欠曲江新区统借款15.29亿元,其中本金11.17亿元,利息4.12亿元。

据知情人士透露,目前法门寺文化发展经营收入仅能勉强维持其基本运转,自身无力偿还到期的债务本息。

拥有令佛界艳羡的佛指舍利,背负「世界佛都」的期望,本来能打得一手好牌的法门寺,却因无底洞的投资,背负了沉重债务,落得如此惨淡结局,不禁让人唏嘘感慨。

寺庙生意,虔诚与欲望的「悖论」

据中国佛教协会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底,中国现存寺庙32600座,其中有20%以上的寺庙已经商业化,主要集中在北京、上海、浙江、河南、四川等地。

佛学博大精深,所蕴含的寺庙经济也是颇有门道。

星云法师在一次佛寺行管讲习会上,曾大致罗列了寺庙经济的十六个项目,包括庙产收租、经忏佛事、灵骨塔、法会油香、信徒供养、素斋筵席、募化道粮、农产工产、标会贷款、观光朝圣、社会事业、会员会费、服务的专业、文教化导、实业经营、弘法事业等。

对于大部分寺庙来说,门票、信徒捐赠、香火钱、功德箱、周边消费品等,才是寺庙的主要收入来源。

钛媒体App注意到,上海静安寺制作的「福慧百寺」小程序上,不同寺庙的牌位价格有所不同,上海静安寺的往生牌位的价格为2000元/年,太平报恩寺为1000元/年,景宁惠明寺则为500元/年。

在「功德」一栏的「建寺功德」中,包含建寺、造塔、塑像、贴金、乐助功德五项,其中塑像的价格最高,譬如给护国隆平寺捐献塑像的价格达到了9000元,且捐献数量上不封顶。

另外,各寺庙还提供佛事、法会、法物、香茗等多项服务,收费清单也是清晰明了。

据钛媒体App了解,除了极少数信众捐功德之外,大部分香客还是通过买门票、捐香火、牌位供奉这三种方式,来表达自己的一份虔诚之心。值得注意的是,随着互联网供奉的流行,有些寺庙甚至只要给钱就供奉,供奉谁不需要任何审查,毫无道德底线可言。

在所有寺庙当中,少林寺的商业化之路最为激进,同时也招致了各界人士的质疑。

1999年8月,时年34岁的释永信成为少林寺第33任方丈,自此之后,少林寺开始做出一系列商业化尝试。

2000年,释永信创建少林寺网站,来宣传少林文化;

2002年,释永信创办名为少林书局的出版公司,通过出版《少林功夫》、《少林功夫文集》等书籍,进一步宣扬少林文化;

2003年,少林药局成立,并先后推出少林出品的活络膏、灵芝茶等药品;

2006年,释永信在澳洲南部购置一块约1248公顷的土地,用于海外文化中心的建设及运营;

2007年,成立少林欢喜地有限公司,经营体育用品、文化用品和旅游纪念品等;

2008年5月,「少林欢喜地」淘宝店开业,经营佛教用品、武术用品等。同年,搭建了河南少林无形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此后十年间,该平台先后投资了16家公司,范围涵盖茶叶、文旅、演艺等领域;

2015年,释永信斥资2040万人民币,开发少林村房产项目,还投资了一间四星级酒店;

……

据钛媒体App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少林寺已涉足出版、电子商务、文娱、文创、文旅、演艺、商标、短视频等多个产业。

收入方面,据英国《卫报》报道,少林寺每年收入高达1000万英镑,其中很大一部分来自海外。国内的吸金力也是相当强大,据报道2007年少林寺的门票与香火钱合计不低于5000万元,可谓是赚得盆满钵满。

今年4月,郑州市公共资源交易中心新发布的一份《竞得喜报》显示,河南铁嵩数字科技有限公司以4.52亿元的价格,竞得了郑政东出[2022]2号地块。

据郑东新区管委会关于该块土地的产业实施方案显示,项目定位为文化产业类项目,经营范围为文艺演艺、文化展览、文化创意产业办公、酒店及服务型公寓,力图在建成后五年累计实现营收超8亿元。

铁嵩科技的背后即是少林寺。此次大手笔动作,少林寺方面给出的解释是正常的商业投资行为,但背后无疑展示出其商业版图的再度扩张。

不过,过度商业化,不仅让少林寺背负了骂名,也对佛门文化造成了不小的冲击。佛门本是净土,六根清净之地,但寺庙成了企业,和尚成了职业,佛法也就变了味,最终受影响的还是寺庙本身。

值得注意的是,面对外界对少林寺的质疑,释永信曾表示:“少林寺从一个破烂不堪的寺庙,到现在有了国际影响力,从社会上获取多少,同时就要承担多少。”

在佛门世界里,虔诚与欲望永远存在悖论。目前来看,各寺庙的商业化之路还在继续,如何在宗教本质与商业化之间找到平衡,仍是任重而道远的课题。